委内瑞拉,为我们做了比特币示范

作者:比特海   时间:2018-03-27




在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比特币主要是一种投机性质的投资,在其飙升的价格被比作泡沫。 但是在委内瑞拉这里, 去年通货膨胀率超过了2616% , 加密货币是一种绕过限制持有外汇的方式,  也是一种生存手段。


这使得委内瑞拉成了一个有趣的加密货币实验室, 在这里比特币既可以是一种真正的货币, 也作为一种可存储价值的手段。 随着政府印刷更多的钱, 其价值大幅降低; 政府最近发布了一种10万玻利瓦尔纸币, 按照黑市的价格来说,价值还不到50美分。 相比之下, 比特币持有者拥有当地多数人都不会拥有的东西: 一种有价值的货币。


去年,委内瑞拉官方称为"强玻利瓦尔"(strong bolivar)的国家法定货币在黑市汇率下已经贬值了9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 2018年委内瑞拉经济将萎缩15% 。即使是尼科尔·马杜罗(Nicolás Maduro)总统的政府似乎也对玻利瓦尔失去了信心。上个月, 它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

马杜罗表示, 他的加密货币得到了委内瑞拉石油、黄金和钻石等自然资源供养商的支持。
石油币可能是一种新奇的东西——一种由政府集中控制的数字代币, 在意识形态上与原始的加密货币理念相悖。
比特币依赖于存储在数百万台计算机上的一个名为“区块链”的分类账。
从设计上来看, 这个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创造出来的货币, 并不是能由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所拥有或控制的。
近年来, 许多委内瑞拉人转而使用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正是因为他们的政府无法影响到它们。


胡安(Juan Pinto)买电影票的时候拿出手机,用比特币换取了一些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bolivar),以便他到柜台时支付票价。
胡安住在委内瑞拉,但他没有存蓄任何本国的货币。 这位29岁的年轻人三年前辞去了机械工程师的工作, 全身心地投入到加密货币领域, 他说自己“爱上了这种技术”。

委内瑞拉摇摇欲坠的经济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作为一个委内瑞拉人,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 我更愿意承担一些风险,"他在 Skype 上告诉我。

自打2015年开始, 胡安开始在家里挖比特币, 这表示他的电脑一直在进行着挖矿。 现在,他依然拥有6台矿机, 但出于安全等考虑, 他已经把这些机器全部运到了中国的一个商业伙伴手中。

委内瑞拉低廉的电力成本,使得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成为最受欢迎的经营耗能巨大的采矿计算机的地方之一, 但它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在委内瑞拉,在家挖比特币是一种很容易赚到额外收入的方法,但胡安说,这也让你成为了一个目标。
控制电力公司的马杜罗政府已经明白了在一个住宅里过度使用电力意味着什么。
掌握着电力信息的当局会登门拜访,没收机器或勒索矿工, 有时还逮捕和拘留他们。
他听过太多这样的故事, 对他来说, 冒险在委内瑞拉境内采矿是不值得的。


出于安全原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拉加斯(Caracas)软件开发人员表示,他在五个不同的朋友家中安装了五台机器来挖矿。
每个月平均每台机器挖出来的加密货币价值在300—500美元之间。
他和其他聪明的矿工把机器分散开来, 这样他们的用电量就不会出现明显的增加。

这位开发者放机器的房屋有一些是空的,因为所有者已逃离了这个国家。房东们会收取开发者30%的收入,因为机器会产生用电,这使得他们的房子和财产不太可能被看作是废弃的。
换句话说, 过度的挖矿会让你处于危险之中, 但是到好处可以保护你的家和你的财产免遭盗窃。

这位开发者说他本来的工资就已经很高了。他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投资。
如果决定移民, 他就不用再开新的银行账户或者通过电汇来获取储蓄的加密货币了。



约翰·维拉尔(John Villar)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 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住在加拉加斯。
2013年, 他意识到两年前为了好玩而开采的比特币的一小部分的价值已经达到100美元了。 "
有了100美元, 你在委内瑞拉就可以像国王一样生活一个月了,"维拉尔笑着说。
他说每个月只花50美元来购买食品杂货,就能养活五口之家了。


大约一年前, 维拉尔就停止了挖矿, 原因和胡安把他的机器运到中国的原因一样: 不想生活在恐惧中。
现在, 他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赏金"——为使用区块链技术的 Counterparty 等公司解决复杂的编码错误问题。
第一个修复错误的开发者可以获得赏金。 作为他最近代码修复的酬劳,他说他将收到500个Counterparty的代币, 目前大约价值6500美元。


按照委内瑞拉目前的标准, 维拉尔生活得很好, 但他说他的大部分收入用于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妻子购买和运送药物了。
她要用到的药物在委内瑞拉买不到已经两年了。
为了获得这些和其他家庭用品, 维拉尔以美元的价格出售比特币, 在网上购买产品, 然后把它们运到美国的一家公司, 这家公司为他在委内瑞拉的家提供上门送货服务。


另一位在创意产业工作的委内瑞拉人于2017年3月进入比特币经济, 当时一位客户要求用比特币付款。
其中一个比特币价值1000美元左右, 之后飙升到大约8500美元, 这使得这个项目变得更加有利可图。
从那时起, 这个人接受了用比特币为另外两个项目付款, 并开始购买其他加密货币, 然后用这些货币进行交易以获取利润。
但是他并没有广泛宣传他接受比特币支付, 因为出于安全原因,他不想让人们知道他有比特币。


当我问他对委内瑞拉经济的未来有什么看法时, 这位创意工作者正在加拉加斯的办公室里。
他告诉我, 从他的办公室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 那里的人们经常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 他说, 在城市里找到一个没有被撕开的垃圾袋是很罕见的。


"这确实令人沮丧,"他说,"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有多糟糕的证据。 有很多的饥饿、贫穷, 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 情况会越来越糟。"








从事那些用美元或其他外币或加密货币来支付工资的工作的人, 与用玻利瓦尔支付工资的人生活在不同的现实中。


当地人说,他为那些挣玻利瓦尔并试图维持收支平衡的人感到难过,“我每次去杂货店或餐馆都会听到人们抱怨价格,
比如说,‘不,这是不可能的,’一顿4美元的饭可能并不贵,但在委内瑞拉,4美元就是一大笔钱了。
“委内瑞拉的最低工资目前在每月5美元左右。

矿工用来即时交换比特币的网站叫做LocalBitcoins, 买家和卖家在这里会面,并协商自己的汇率。
对于一个货币价值几乎每天都在变化的国家来说,这很方便。


胡安创办了一家名为"Dr. Miner"的企业, 收取一次性费用,来为人在家里安装矿机。
所有者不需要知道任何关于密码学甚至挖矿的知识; 软件会在机器上自动运行, 每个月收益大概在200美元到900美元不等。
安装一台机器一般要花100到300美元。

胡安说,在他的朋友和家人中只有大约10% 还在委内瑞拉。
大多数有能力移民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
他的家人都在西班牙, 他告诉我说他可能很快也会去那里。 但就目前而言, 他和其他留下来的人一样, 必须管理自己家人的资产, 这也是他用加密货币提供便利的原因。
当他发现他父亲在加拉加斯的公寓的租客也持有比特币时, 他们同意租客用比特币支付一半押金(六个月租金)。在同意交易后, 租客把比特币寄给他在马德里的兄弟, 他的兄弟在当地把比特币换成欧元。
胡安的父亲可以在一小时内将租金存入他的西班牙银行账户,也避免了国际电汇的延误和费用。

像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 加密货币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 它使得人们没需要再相信政府和银行, 把一些控制权交给生活在混乱之中的人们。
就目前而言,比特币主要面向委内瑞拉的中上层阶级,即拥有大学学位、通常持有多种护照或在国外开设银行账户的人。
但必要性是创新之母, 或许与大多数先前的技术发明不同,比特币将被那些正在衰退而不是繁荣的经济体推向主流。







[ 相关下载 ]
下一篇:知情人士:纳斯达克或于2019年初上线数字货币
上一篇:“挖矿病毒”成功登陆绝地求生(吃鸡)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