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西伯利亚“矿场”潜规则,比特币矿工口述全文

作者:比特海   时间:2018-03-21


“新的矿场会在俄罗斯,我们通过关系,在西伯利亚找的地方。”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加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挖矿”大军。进入2018年,当国内监管趋严,很多大型矿场开始谋求出海,俄罗斯、挪威、冰岛都是热门候选地。

坐在区块链浑水面前,陆辉安静地讲起了他的“传奇经历”:

“俄罗斯有点乱,买了枪放在车里才稍微踏实点。2000多的枪,再加上1000块钱就能卖给无持枪证的人……”

“之前,新疆和内蒙有招商引资的需求。矿场就直接以云计算、大数据的名义落户到那里,但政府招商主管部门就比较重要,他们认可项目是高科技公司,才能获得大量、稳定、低成本的电力资源。”

让我们惊讶的是,很久之前,挖矿就开始了“资产证券化”——高级的矿工们正尝试把算力拆分,打包成“理财产品”卖给散户,“把我的算力折算成ETH卖掉。比很多理财产品收益都要好!”

不过,随着数字货币价格的集体下跌,矿工们也在发愁。

年初至今,比特币已经暴跌40%。此外以太币ETH报466. 24 美元,24 小时跌超20%,创近三个月新低。










曾被市场叫至30000元多一台的矿机,也在暴跌,目前在厂商官网可以14000元的价格拿货。

算力越来越多,利润越来越薄,“矿难”要来了吗?

“国内监管越来越严,我们去了俄罗斯”


3月14日,区块链浑水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今日故事的主角——矿工陆辉。

不同于区块链追随者经常谈论的信仰、技术革命,他甚至是有些自嘲地对区块链浑水(微信ID:BlockResearch)说道,区块链也有鄙视链,矿工就是鄙视链里的末端,“因为矿工没啥情怀,也不太钻研技术,赚钱是第一位的。”

一切都是为了赚钱。在去除矿工这个身份之后,陆辉还是国内顶级高校的MBA,长期创业人,从事影视行业的工作,但当他开始挖矿之后,才知道100%、300%、400%的年化收益率轻松可得。

他对区块链浑水表示,今年1月,市场开始传国家即将监管,矿工的恐慌还好,只要机器在转,没有断电,就还可以接着挖;但是,一些保护伞,为矿场提供电的人,他们开始恐慌,就不给电了。









这就造成了两个影响。第一,国内电力成本增加,去年一般是每度2.5毛至2.8毛,现在是4毛多,更贵的地方可能已经叫到6毛了;第二,授电方的成本在增加,一恐慌就不愿意卖电了。所以,前端的成本也在增加。

谋求出海挖矿似乎成了共识。据了解,目前主要的出海方向是冰岛、挪威、俄罗斯等地区,此外还包括美国、加拿大,中亚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有的是人口稀少,有的是气温合适,还有的是水电便宜,环境较为安全。

而挣钱的事永远是有人在探路的,陆辉称,目前已经有了专门的服务商,帮矿场将机器转移到国外,“一台机子大概80美元左右,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只要告诉服务商一共有多少机器,他们会帮你做国际物流。”

但正如上述所讲,矿场需要稳定的电力,需要安全的环境,需要有背景支持,要找到合适的地方绝非易事。而据陆辉所讲,他的团队在俄罗斯找合适的地方,已经用了3个月。

“我是通过同学找到俄罗斯有背景的人,相当于国内的官二代。在新西伯利亚找了几个地方,当地的授电部门、当地的黑帮,各种关系都要交代一下。“俄罗斯有点乱,买了枪放在车里才稍微踏实点。2000多的枪,再加上1000块钱就能卖给无持枪证的人……”

陆辉称,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小分队要去加拿大,因为那边的水电费更便宜,大概1毛8左右。不过,他也坦言,其实很不想出国的,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叫人给欺负了,也没辙。










“所以外围确保安全的资源非常关键,一定要有这种资源,而且不能是你跟我说一下、签个协议就行。矿场用你的电,会涉及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钱可以我掏,但是我们不能掏现金,部署的钱必须是当地供电方来掏,合作方提供地方,或者是卖电,必须让我们看到在做这些事情才行”,陆辉说道。

“甚至合作方也投点钱给我们矿场,一起绑定这个事情。不然的话,还是不安全。随便就几千万投资出去了,你又不是我亲哥亲姐的,过了几个月,随便跟我找个啥事儿,或者随便给我停电,我有什么办法?所以,安全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要确保安全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最理想的挖矿地方是在新疆,但是过去两个月,他所在的矿场已经停电三次,来来回回,“娇贵”的显卡根本经不住。因此,出海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据陆辉所说,他的团队目前在内蒙有数万台BTC矿机,近万台显卡矿机;云南有三千台,正在向内蒙转移;俄罗斯那边矿场准备弄3万台矿机。

自己挖已过时,现在都是“云挖矿”


如果说矿工处于区块链鄙视链的末端的话,那么拿钱买机器吭哧挖矿的做法,可能是矿圈的初级阶段。

陆辉对区块链浑水(微信ID:BlockResearch)表示,挖矿也有很多商业模式,最初级的就是像他这样,拿钱买来机器,累得要死在那里挖,然后数着多少天回本,每天赚多少钱。

这种挖矿的传统模式,即挖币、赚钱、交电费,剩下的币行情高的时候卖掉。有人是每天挖出来,立刻就卖掉,换成法币,用来回本;另一种人是回本之后就开始屯币,属于有信仰的人;还有一种人,就是连本都不要直接屯币,缺钱的时候就把币卖出去,交点电费。








“这些都是比较LOW的,本质上是重资产投资的生产行为,”陆辉说,在这个基础之上还衍生出很多其他模式。

如果自由度很高,都是自己的矿场,进出都很方便,就可以采取另外一种:当挖矿赚的钱,已经赚到了足够买一批新矿机时,就去订购新的矿机。这时候,矿场不仅可以等币价更高了之后抛掉,还可以等矿机的价格上涨。

据了解,2017年矿机市场狂热,一台比特大陆生产的蚂蚁矿机S9可高达2万多,甚至有商家称,他卖过每台35000元。可如今,比特大陆官方网站上这类矿机跌至了14000元。显然,在数字火币大涨大跌的同时,矿机的价格也成了投机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陆辉称,挖矿还有一种to C端的商业模式,即把矿场的资源换成云算力送给散户。









“比如,我们是在12月份聊天,400%的收益率,这么高的回报率你也想挖,行不行?可以。只不过矿场有一个门槛,比如没个50-100万,都犯不上跟你聊这个事儿。但你只有5万元,那怎么办?云算力。”

“我有矿场,我可以在线直播,安两个摄像头,带散户去看。然后,把我的算力折算成ETH卖掉。一台S9专业比特币矿机,行情高时3万多一台,现在1万多1台,机器成本加上算力成本、电力成本等,折合下来算出年华收益率,比很多理财产品都好,买的方法是跟买其他理财产品一样。”

 



 

对于矿场来说,只要找到散户,就算还没有部署,就可以把算力拆分卖掉,还可以加价30%-40%,卖的时候就把全部投入收回来了,既没有风险,还能拿到了30%-40%的利润。可相对应的,散户投资人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但这种模式,显然存在着“割韭菜”的意图,矿场完全掌握着资源,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不管行情如何,矿场收取固定的管理费用,还可以在背后拦截收益。“行情好,有很多方法收韭菜,比如提前一个星期通知要检修,其实没停电,就告诉你停电3天,一个月10分之一的收益又没有了;行情不好,没关系啊,之前有协议,区块链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高收益的。”

陆辉称,他们的矿场主要靠专业和规模,长期看好长期持有,没有做这些偏重客户拓展的衍生生意,但这是矿场面向C端的终极生意,本质是众筹挖矿,“如果你的对象比较懂挖矿,那就是众筹,如果对象是从互联网金融那边领域拽过来的,那就是云算力了”。

挖矿的隐性成本


尽管周小川曾说过,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大家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但是进入到这个圈子的人,几乎没有不想赚钱的。

“在区块链圈子里,能赚钱的途径,第一是交易所,第二是ICO(但国内基本90%破发),第三就是挖矿。”陆辉说道。他毫不掩饰挖矿给他带来的金钱收益。据他所称,去年他所在的矿场年化收益率是400%,三个月便可回本;但这个月差了一点,收益率在100%左右,对挖矿的人而言,已经很不赚钱了。

“去年12个月,我拿出了100万投入到挖矿里面,今年1月分红是25万至28万左右。你要是挖矿挖多了,其他传统行业的投资收益率根本就没法看,挖矿真的是非常赚钱。”

如果能实现“一夜暴富”的幻想,谁会不认真呢?2017年,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矿工越来越多,算力越来越大,而挖矿的生意也衍生出一条产业链。最值得注意的是,矿机厂商赚了个盆满钵满,据报道,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约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




但也并非每一个参与挖矿的人都能分得一杯羹,拿钱挖矿最后连成本都无法覆盖的例子数不胜数,区块链浑水和陆辉一起算了算挖矿的成本账。

“你们至少知道,挖矿不是用铲子挖的吧?之前还有人问我,那些老外刚发明比特币的时候,是怎么把那么多币埋到新疆和内蒙的呢,”陆辉的话,让在座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造成上述笑话的原因,正是因为很多矿场设立在新疆、内蒙和四川等地。这些地区丰富的电力资源,吸引着无数矿场迁居于此。

据陆辉介绍,矿场中的团队一般分为两种,第一是运营团队,也就是搞技术的;第二是具有外部资源的人。一个矿场的筹备需要大量外部资源,而核心资源就是电。怎么能够获得大量、稳定、成本低的电力资源,对于矿场至关重要。

“对于电力等外部资源,我们有三个条件:

第一,电力成本低,但这是个必要而不充分条件。

第二,电要稳定,供电的技术设施要够,维修和检修次数不能太多,持续的时间不能太长,电压和电流要比较稳定;其实这很难实现,特别是西南的水电站,具有枯水期,夏天水多,冬天没水。以前挖矿的人不多,他们都像候鸟一样迁徙,但对于大的矿场显然不现实。

第三最重要,就是安全,比如不能有人来打扰我们,这是个很赚钱的生意,当地的地头蛇不能来敲我们竹杠。别人是知道你在挖矿的,每台机器都有风扇散热,整个工厂外围又有风机做通风,密集排列了很多设备,我们还不能引来居民的投诉。

因此,这些加在一起,就不能只是技术层面的运营团队能做的,我们需要有一个当地的合伙人,他们是外部团队,负责整个外围环境,包括各种打理,包括授电。”

怎么能够获取到挖矿最为需要的电力资源,这背后的门道有很多。民用电不够用,工业电又太贵,矿场拿电的途径并不多,或者可以说规规矩矩拿电的路非常少。









在新疆和内蒙等地,有很多火电资源,而一些高耗能的能源产业多会靠近电厂建立。陆辉说,

国家会给这种高耗能的大型能源项目独立的审批权限,给专用线缆、专用电费。所以,就会产生两种矿场可以走的途径:

一是自备电。比如,内蒙投资一个化工项目,就会牵一根独立的线,甚至会配套建一个独立的电厂,为这个工厂服务。而给这家工厂的电一定会富余一点,而那个富余的空间,是可以满足我们矿场一万台、几万台机器电力需求的。

“对于工厂来说,他们以很低的电费拿到电,加点钱,卖给我们还能再赚点,何乐而不为?但是这需要特别硬的关系,因为虽然不违法,但是违规,违反了授电合同,自备电不允许出售给合同规定之外的事情。”

第二,新疆和内蒙也有招商引资的需求。矿场就直接以云计算、大数据的名义落户到那里,但政府的主要领导就比较重要,矿场也是可以适当交税的,“对我们而言,我们把所有的这些成本加在一起,都叫电费。”不过陆辉也直言,这种方式去年还可以,今年就不太行了。毕竟比特币比较敏感,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赚钱没有乌纱帽重要。

除了这两种走擦边球的途径,还有一种途径是偷电,比如在工厂附近偷,或者勾结供电部门的领导,私下开户。“这种偷电是违法的,如果违法,作案工具就要没收,前两种途径是违规,但不能没收东西,偷电的事情我们坚决不做。”陆辉对区块链浑水强调。











对于挖矿者来说,算力一直在涨,利润一直在猛跌,能否承受住不断上升的电力成本是生存关键。虽然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却仍然不乏有新进入者带着热情一头扎进去。

“现在就是熊市,刚刚到大腿,真正的矿难是一直要跌倒脚踝,目前还不太好抄底。进来就割一下,都是割小肉。”如果按照陆辉所说,数字货币的价格再跌一跌,算力再涨一涨,矿工就不赚什么钱了,矿难就来了。

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挖矿的成本已经回来了,目前又攒够了一段时间的电费。因此,挖矿的故事仍将在他们身上继续,陆辉的团队显然就在其中。

这场传奇的对话,持续了接近4小时。

区块链浑水并不想问、也未提及陆辉本人通过挖矿共赚得多少钱,更吸引我们的,无疑是“挖矿”背后各种关系、利益交织的镜像。

说着说着,坐在对面的陆辉忽然低头,小声地说:“你看你后面那个男的,听得多认真。”


(注:陆辉为化名)

 

 

 

 

 


[ 相关下载 ]
下一篇:知情人士:纳斯达克或于2019年初上线数字货币
上一篇:炒作?一起来看看拉动币价的梁诗雅